绕口令| 螺狮青| 防粘贴| 闭经吃什么| 沾化网| 优秀党员推荐表| 棕树蛇| 红双喜乒乓球价格| 格布| 服装促销| 电视上网| 工作的感想| 春望阅读答案| 宝宝听| 床单布| 中国的世界之最有哪些| 小学一年级语文试题| 我家网| 八达岭图片| 浮生大人| 广场舞又唱浏阳河| 江路| 乡镇信访工作总结| 锅炉出渣机| 精晟小太阳| 广场舞伤不起周思萍| 赵飞燕简介| 中国人民英雄纪念碑| 活动房厂| 八年级历史教案| 淡淡的思念| 电铸标牌| 五年级上册语文复习资料| 韩国衬衫| 电动观光车多少钱| 爱上两个我电视剧| 兰蔻奇迹香水价格| 木门雕刻机| 我就是这样一个人| 广场舞中国味道| 感人的微电影| 23秒| 对接机| 电力线适配器| 布鞋院士李小文| 玻璃蜂蜜瓶| 感冒嗓子疼吃什么好| 澳门气象| 宠物食品厂家| 迪玛森| 酒店浴室柜| 欧冠赔率万博| 皇冠77体育| 皇冠体育什么玩| 皇冠体育代理| 皇冠足球体育比分| 365bet手机版客户端| 九九热线精品视频6| 沙巴体育平台| 365bet体育| 球探网足球推荐| 看香蕉视频一直看一直爽| 万博亚洲官网| 皇冠体育信用网| 皇冠新体育| 365体育备用网址| 易胜博网址| 365体育备用网址| 皇冠新体育平台| 365体育官网| bt365体育在线

第一百一十四章 黑暗意识

做小说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第一嫌疑 第一百一十四章 黑暗意识
做小说www.zuoxiaoshuo.com    严语本以为自己进入催眠状态,回到了仙人像的内部,这段记忆对他而言也同样是极其重要的。

    因为那个支撑着龙头的人,极有可能是自己的父亲严真清!

    正打算好好“复盘”这段记忆,严语却被身边的场景吓了一跳,因为梁漱梅正躺在一旁!

    严语想要去摸手电筒,却碰触到了梁漱梅!

    虽然她还在昏迷之中,但身体传来的温度,却极其真实,并不像是催眠状态!

    到底是在催眠状态之下,还是自己又陷入了“暴走”状态,将梁漱梅一并挟持到了这里?

    “梁医生,快醒醒!”

    梁漱梅的额头被打破,双目紧闭,眉头紧锁,牙关紧咬,面容颇为痛苦。

    严语推了推她,并未醒来,便将她的围巾松开,以免阻碍了她的呼吸。

    然而当严语扯开围巾之后,却见得她脖颈上并非勒痕,而是一片接一片的暗红色痕迹,就好似她前些刚刚经历了一场极其“狂野”的亲密关系!

    严语心中很是愧疚,因为自己极有可能就是留下这些痕迹的坏蛋,想想这样的经历,对一个女同志到底会造成多么恐怖的心理阴影,严语是非常不好受的。

    再想想梁漱梅隐瞒着实情,仍旧保持着笑容,甚至没有放弃他,为他洗脱嫌疑,又帮他转院,继续治疗,严语心中就更是内疚难当。

    这空间黑暗又冰冷,而且极其不稳定,更难以预料会发生什么危险,是万万不能久留的。

    严语没有多想,按压梁漱梅的合谷穴,约莫一分多钟,梁漱梅果真醒了过来!

    “啊!”

    她下意识挣脱严语的手,拼命往后退,严语也急了:“梁医生,是我!严语!”

    “严……严语?”梁漱梅总算安定了一些,然而她刚刚退避太急,已经徒了平台边缘,杂物落下,竟是半点声响都没有!

    “心!”

    严语也顾不得这么多,一把扯住梁漱梅,将她用力拉了回来。

    “这是什么地方?”梁漱梅惊魂甫定,双眸之中满是恐慌。

    “我们怎么来到这里的?”严语也不知该如何描述这个地方,只好转移了话题。

    梁漱梅微微一愕,而后努力回想,却是捂住额头,估摸着脑子里也是一团浆糊,久久没能给出答案,只好朝严语摇了摇头。

    本以为唤醒梁漱梅,起码能够搞清楚状况,此时看来却并非如此。

    梁漱梅的头被磕碰受伤,或许影响了她的记忆,当然了,也有可能是其他原因。

    “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严语到底是不想放弃,只是梁漱梅仍旧摇头:“咱们先离开这里吧……”

    严语对这个地方虽然不算熟悉,但到底是来过一次,出口在哪里也是知道的。

    到了公输落星盘前头来,却发现落星盘完好无损!

    “应该是在催眠状态之中了……”严语松了一口气,因为上次他来的时候,公输落星盘已经被损坏。

    如今却完好,应该是进入到了催眠状态之郑

    但如果是催眠状态,梁漱梅又是怎么一回事?

    严语也不容多想,毕竟这不是什么好状况,能离开这里总是没错的。

    正当他要走向公输落星盘之时,身后却传来了沙哑的声音!

    “孩子……别走……”

    严语的心头顿时发紧,头皮发麻,转动手电筒一照,身后再没别人,梁漱梅也吓住了,死死抓住了严语的手臂!

    “这绝不是幻听!”因为梁漱梅的反应,完全可以看得出来!

    “你也听到了?”

    梁漱梅用力点头,此时哪里还有半分权威的医学专家姿态,躲在严语身边,就如受惊的兔子。

    严语用手电筒来回照射,最终定格在了龙头底下!

    蒙尘的尸骸突然轻颤了一下,灰尘簌簌落下,凌乱的头发开始颤抖起来,而后稍稍分开,露出一双苍白的眼睛来!

    这双眼睛就像海底的盲鱼,因为深陷黑暗太久,早已丧失了视力,连眼角膜都变成了毛玻璃一般的浑浊灰白色!

    “孩子……我的孩子……是你吗?”

    声音很,断断续续,但严语已经有了熟悉的感觉,那是……父亲的声音!

    “难道这龙头底下真的是父亲?”

    严语不敢确定,因为明知道是催眠状态,那么就是他潜意识的活动,而他一直怀疑这尸骸是父亲的,所以催眠状态下,尸骸变成父亲的模样,也是有可能的。

    “我……我好累了,孩子,该你了,轮到你了……”

    “轮到我?”

    严语想要走到前头去,梁漱梅却拉住了他,朝他拼命摇头。

    严语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安抚了一下,便走到前头来。

    手电光之下,严真清抬起头来,双眸虽然已经蒙满了白翳,脸瘦得皮包骨,比骷髅强不了多少,但确确实实是父亲的容颜!

    他从未想过,曾经意气风发,道骨仙风,儒雅俊逸的父亲,竟会变成这般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

    “这是我们严家的宿命,没人……没人能逃得过,我已经不行了……是时候轮到你了……”

    “严家的宿命?”父亲从没起过这些,严语也实在不明白,父亲是龙浮山掌教,为何会下山,为何会与母亲生下他,又为何要抛妻弃子。

    正当此时,黑暗中传来一声满是嘲讽的冷哼。

    “宿命?现在才他是严家的子嗣,未免太晚一些了吧?”

    “是谁!”严语将手电筒转了过去,黑暗之中渐渐走出一个人影来。

    此人笼罩在黑暗之中,却是在严语的催眠状态下出现过不止一次两次,正是死死拉扯着母亲的那个阴影!

    “你到底是谁!”严语激动了起来。

    梁漱梅此时却浑身颤抖,惊呼出声来:“他……他是赵恪韩!”

    这还是严语第一次从梁漱梅口中亲耳听到赵恪韩这个名字!

    “你就是赵恪韩?!!!”眼前便是如何都查找不到的那个人,严语自是好奇万分,但对于此人,严语骨子里发自本能产生了排斥,如何都不愿去看他的眼睛。

    虽然他笼罩在黑暗之中,也看不清楚的他脸面和眼睛,但严语是如何都不愿正面去看他。

    “严语,你不是没有脑子的人,严真清抛妻弃子,你和母亲因此吃了多少苦头,难道你都忘了吗?”

    “到了这个节骨眼,却跟你什么宿命,你不觉得太好笑吗?”

    他的声音仿佛从历史的长河之中传来,空灵沧桑,就像隔着一个世界那么遥远。

    “你怎么会知道我们的家事?”严语虽然不情愿面对他,但同样希望能够从他口中得知更多的信息。

    “哼,我知道一切,关于你的一牵”

    “你可知道这个宿命,就是让你接替他的位置,扛着这个丑陋的龙头,死在这个鬼地方!”

    “为什么要扛着这个龙头?难道就只是为了给老河堡的人留下一点点水源?”严语朝赵恪韩问起。

    黑暗之中的赵恪韩嘲笑:“如果仅仅只是这样,又怎么可能劳动龙浮山掌教的大驾……”

    “那又是为什么?”严语下意识往前走了一步,黑影却同样后退了一步。

    “孩子,我的孩子……如果只是为了给老河堡的人留下水源,你愿不愿意接替我?”

    赵恪韩没有回答,严真清却率先朝严语发问了。

    严语摇了摇头:“难道你不知道他们对母亲做了些什么吗?如果可以,我宁可饿死渴死这个鬼地方的所有秦姓人!”

    严真清沉默了下来。

    赵恪韩却哈哈大笑,鼓掌:“好!好啊!这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气度!”

    他从黑暗之中走过来,伸出一把刀,竟是严语在山神庙那里见过的卡卓藏刀!

    “斩破这一切,找回属于的生活,掌控着一切,不要给别缺棋子,你可以做到的!”

    “斩破这一切?”

    赵恪韩已经很靠近,他脸上的黑雾虚幻地蠕动着,但却给了严语一股极其熟悉的感觉。

    “你不会告诉我,你没有看穿这一切吧?这只不过是你的臆想,不是么?”

    “哦,对了,用这位女士的话来,就是催眠状态,我的对吧?”

    严语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情况,简直太骇人听闻了!

    这自然是催眠状态,但作为意识的主人,严语应该是绝对的掌控者,就像身边的梁漱梅,也应该是严语寻求安全感,才将她的形象带到了催眠状态来。

    从这个层面来,他极度渴望知道赵恪韩的信息,却又一无所知,这个形象的出现,也是理所当然的。

    严语渴望着能解开一切谜团,所以塑造了赵恪韩这个全知全能的角色,这也是可以理解的。

    但此时看来却并非如此。

    这个赵恪韩竟然像拥有主动意识一般,他竟然能够意识到自己身处严语的催眠世界里!

    这就好像,好像并非严语带他进来,而是赵恪韩侵入到了严语的催眠世界之中!

    严语接过卡卓藏刀,没有任何犹豫,便斩向了赵恪韩!

    他只是黑影,似乎并没有实体,一刀下去,甚至没有泛起任何的涟漪,就好像砍在了黑暗之中!

    “哟?还是老脾气啊?”赵恪韩嘲讽了一句。

    “别做没用的事,你就是太软弱,才会走到今这一步,干脆些,拿出点男子气概来,杀了梁漱梅,杀了严真清,彻底打开心结,外头就是你严语的世界了!”做小说www.zuoxiaoshuo.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365体育官方下载 本文系新闻报道,不构成投资建议,股市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第一嫌疑》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第一嫌疑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第一嫌疑》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

365体育线路检测 澳门365bet开户 365体育赢钱 滚球体育365 365足球体育
绕口令 异方性导电胶 星海音乐学院图书馆 这就是我作文400字 心理健康知识讲座
元芳体 运筹学习题集 章俊元 玉博会 鹰犬之才
中国民族问题 中国安全生产报社 中国外交政策的宗旨是 中国邮政支付网关 中国移动手机报
知钱俱乐部 天津化工研究设计院 优秀广告词 一年级语文期末试卷 以诈止诈
致世博 有理数的加法教案 颜艳 中国古代科举制度 中秋征文
速度与激 led水底灯 织物密度 钟小婧 幼儿园室内亲子游戏
宿命传说2攻略 台湾大学大陆招生 萧山农村合作银行 提醒单 远程摄像机